您当前的位置 :瑞昌新闻网 > 文化 > 中国绿色城镇化发展的金融支持路径选择
中国绿色城镇化发展的金融支持路径选择
时间:2019-03-25 06:21:12 来源:瑞昌新闻网 作者:匿名



中国绿色城镇化发展的金融支持路径选择

作者:未知

摘要:本文选取中国的人口转移,生态经济,环境治理和社会服务,构建绿色城镇化发展评价指标体系。主成分分析用于获得反映中国绿色城市化发展水平和环境,经济和社会的综合指数。通过建立VAR模型,实证分析金融发展规模和结构对绿色城镇化的动态支持效应,研究发现绿色城镇化是一个动态的发展过程,应调整金融支持方向,提高金融支持效率,并给予充分发挥金融在绿色城市化发展中的支撑作用。

关键词:绿色城市化;主成分分析;金融发展

中图分类号:F323.9文献标识码:B文章编号:1674-0017-2018(7)-0010-07

I.引言和研究审查

绿色城市化作为一个新概念,于2004年首次出现在中国。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之后,它引起了政府和学术界的广泛关注。绿色城市化的文献急剧增加,主要集中在绿色城市化的定义和回顾上。关于理论,国际经验和影响,发展方向和想法,当地实践和案例研究的定性研究。

董占峰等(2014)提出,中国绿色城镇化建设的战略框架应该包括普及生态文化,维护健康安全的自然环境,建设生态人居环境,促进绿色低碳生活,加快工业生态化,建设和运营绿色。基础设施。重要区域。

朱洪祥等(2015)以山东省东营市为例,提出了碳汇和碳排放核算方法,并从四维角度构建了东营市绿色城镇化指标体系,并分析了东营市绿色城镇化的发展。 SWOT分析。定位与创新提出了小城镇绿色发展模式,实证分析了绿色城镇化的绩效评价与能力。

温鹏飞等(2016)分析了中国绿色城市化的研究文献,并指出,十八大后,绿色城市化的研究逐渐增多。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绿色城市化的内涵和发展,以及未来面临的问题和对策。范林等人(2016)从生态经济,资源效率,环境友好和社会和谐四个方面选取了33个指标,构建了中国绿色城市化评价指标体系。

宋惠林(2016)以江西省为例,构建了以人口转移,经济发展,生态环境,城乡一体化和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为一级指标的绿色城市化计量指标体系,以及11个区的绿色化和城市。评估和比较城市化水平。

基于内生经济增长的理论框架,王泽波等。 (2017)利用中国大陆30个省份2005 - 2014年的面板数据构建了计量经济模型,分析了城市化发展和物质资本,人力资本,能源消耗,环境污染和能源消费结构。互动和分析结果表明:增加新能源投资,环境治理,人力资本,促进生产技术创新,绿化生产方式是绿色城市化的必由之路。

作为促进城市化发展的重要支柱,金融应该在绿色城市化的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但是,由于衡量指标的不同,金融发展与绿色城市化之间的相互作用需要进一步验证。目前,学术界已经认识到资金支持对绿色城市化发展的重要性,现有研究还存在一些不足之处。例如,绿色城市化的指标并不全面,绿色城市化发展与资金支持之间的关系缺乏互动研究。

在这方面,本课题在现有研究的基础上,选取了人口转移,生态经济,环境治理和社会服务四个一级指标和30个二级指标,构建了衡量中国绿色城镇化发展的指标体系。建立金融发展规模和效率的VAR模型和绿色城镇化发展指标,深入研究金融支持对绿色城镇化发展的具体影响。

二是理论影响机制

(1)金融发展对城市化的影响

城市化的资金支持主要取决于三个方面:第一,提供资金支持。

环境治理,提供社会公共服务,改善城市化建设中的住房条件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城市化建设的社会公益性与商业金融追求盈利的目标背道而驰。政策融资增加了对金融的支持,引导商业金融为城市建设项目提供多元化融资。二是提高资金配置效率。

金融市场的资本配置属性可以吸引和收集资本配置效率较高的城市化建设项目的社会闲置资金,有助于分散社会风险,促进城市经济的发展。

三是调整产业结构。

金融市场作为中介机构,可以直接促进资金供需双方的有效衔接,减少信息不对称,降低交易成本,实现各部门资本要素的流动和流通,促进城市发展。行业。结构调整和优化。

(二)城市化对金融发展的影响

一个是聚集效应。

城市化的发展必然伴随着企业,人口和资本的集中。

企业带来的集聚带来了实际的资金需求,有效地刺激了金融市场的发展。人口集中可以有效促进第二,三产业的发展,改变居民收入,改变生活方式和消费方式,刺激金融市场提供多元化的产品和服务;城市化的快速发展促使资本要素转向利益驱动的高效产业和部门,加强部门或企业之间的协调与合作,促进金融市场的逐步完善。并改善金融体系。

第二是扩散效应。

城市化进程的集聚效应将达到一定的扩散阶段,这体现在工业发展,生产方式和因素从城市向外围传播和转移的事实。更广泛的转移和发展也需要适应金融市场。多元化的金融服务和产品促进了金融市场的调整和升级。

三,指标选择和数据描述

(1)指标的选择

1.金融发展规模(FIR)。

学术界对金融发展规模有很多指标。但是,考虑到中国金融市场的实际发展,笔者打算用高斯指标来衡量,但在计算金融总资产时要考虑保险和资本市场(股票市场)。

因此,在计算金融相关系数时,金融资产总额包括金融机构存款余额,股票市场价值和保费收入,国民财富被GDP取代。

2.金融发展效率(FPE)。

鉴于目前国有经济在中国经济结构和发展中占据主导地位,本文的重点是绿色城镇化指标的设计,在计算金融发展效率指标时,金融机构的贷存方式比率用于衡量。3.绿色城市化指数(Y)。

目前,绿色城市化的指标较少。因此,在构建绿色城市化综合评价指标体系中,为了充分突出绿色内涵,本文借鉴了人口转移,生态经济和环境治理等现有研究。从社会服务的四个一级指标入手,建立30个二级指标(详见表1),将绿色,集约,和谐,低碳的概念融入中国绿色城镇化的发展之中。

(二)数据描述

1.数据来源。

本文中的所有时间序列数据主要来自Wind信息数据库。《中国统计年鉴》(1999-2016)排序的数据很少。 2016年的部分指标数据来自《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在收集数据的过程中,发现由于绿色城市化指数涉及的指标,为了保证样本数据的连续性和一致性,建议从2000年到2016年选择中国的时间序列数据。作为研究对象。

2.数据处理。

对于金融发展规模和效率指标,在实证分析之前对原始数据进行了对数处理,以消除可能的异方差性。

对于绿色城市化指数测量指标,由于所选择的单一指标数据具有不同的定性特征,因此有必要在实证分析之前进行无量纲处理,以消除测量单位对实证结果的影响,具体实施于SPSS21.0 。

四是建立绿色城镇化指数

(1)主成分的提取

利用SPSS软件,对表1中国绿色城镇化指标体系进行了主成分分析,并结合特征值≥1和累积方差贡献率≥85%提取了主成分。

结果表明(见表2)三个主成分的特征值大于1,累积贡献率为92.457%。因此,只能提取前三个主成分来反映大多数原始变量。

(2)主成分的命名和解释

从表3的构成矩阵可以看出,第一主成分对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参与率,单位GDP用水量,人均能耗,城市污水日处理能力和人均负荷影响较大。公共绿地。系数;第二主成分对城市居民恩格尔系数,第三产业产值比,人均GDP和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的负荷系数较大;第三个主要部分是每10,000人的医疗和保健机构数量。学生 - 教师比例,城市用水量和天然气渗透率等指标具有较大的负荷系数。因此,我们将第一,第二和第三主要组成部分命名为环境,经济和社会指标。

(3)主成分得分

根据主成分得分系数矩阵,推导出中国绿色城市化指数原始变量的主成分得分函数,即:

指数得分由公式计算,其计算公式为:F=ΣFi×βi。

其中:Fi代表主要成分得分; βi表示主成分的权重,即,旋转后每个主成分的方差贡献率占两个主成分的总方差贡献率的比例。

替换相关数据得到Y1,Y2和Y3,然后将Y1,Y2和Y3纳入上述公式,找到Y,即2000年至2016年中国绿色城市化水平指数得分,如下:

Y=

以上,在建立中国绿色城镇化综合评价指标体系的基础上,通过主成分分析得出中国绿色城市化指数Y,环境指数Y1,经济指标Y2和社会指标Y3。

下面,我们将此作为衡量中国绿色城市化发展水平的指标,并实证分析金融发展规模和效率与绿色城市化指数和各指标之间的动态关系。

五,绿色城镇化与金融发展的实证检验

(1)ADF检查

为了避免协整检验结果中出现“伪回归”现象,我们使用ADF检验方法检验每个指标的稳定性。结果显示在表5中。所有原始时间序列数据由一阶差异处理,为5%。在显着性水平上,每个变量是一个固定的时间序列,因此可以继续进行协整分析。

(2)格兰杰因果关系检验

实证分析的前提是变量之间存在相互作用。因此,Granger因果关系检验用于进一步分析。结果表明,在10%的显着性水平上,FIR与FPE和Y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在5%的显着性水平上,FIR和FPE彼此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即Y1,Y2和Y3。

这种关系可以理解为:金融发展通过提高储蓄率或储蓄投资比例,有效提高了资本配置效率,从而提高了城市化水平;相反,城市化增长的总体效应已经扩大。金融市场规模促进了金融体系的改革和完善,但本文中变量的具体影响关系和程度有待进一步验证。(3)协整检验

本文建立了四种模型,绿色城市化指数Y,环境指数Y1,经济指标Y2,社会指标Y3作为解释变量,金融发展规模(FIR)和金融发展效率(FPE) )作为解释变量。回归结果如图6所示:

首先,模型试验结果表明,每个变量的系统估计T都很大,显着性检验在10%显着性水平上通过,所有模型的残差序列是一个固定序列,因此可以确定FIR和FPE 。与Y,Y1,Y2和Y3分别存在长期稳定的协整关系。

其次,实证分析表明,FIR的模型估计是正的,表明金融发展规模对绿色城市化和各种指标有显着的正向影响,当前的金融发展规模增加了1%,绿色城市化指数。 (Y),环境指数(Y1),经济指数(Y2)和社会指数(Y3)分别增加3.03%,2.90%,3.32%和4.32%,即收入分配,储蓄,就业和金融发展规模产生的投资。通过为绿色城镇化的发展提供资金支持,促进了城市化产业结构的调整,生产方式和生活质量的变化,从而促进了经济水平,环境治理和社会服务的改善。绿色城市化发展。改进。

第三,当前金融发展效率(FPE)每增加1%,绿色城市化指数(Y)和环境指数(Y1)分别下降2.23%和2.01%,但经济指数(Y2)和社会指数( Y3)分别增加2.69。 %,3.03%,即中国目前的金融发展效率能否有效促进绿色城镇化发展过程中经济水平和社会服务的提升,但却抑制了绿色城镇化综合指数和环境治理的提升。市场中仍然存在的金融抑制导致资本配置效率低下。另一方面,过去的金融发展更加关注人口转移和经济发展,忽视了环境治理和改善。

第四,当其他影响因素保持不变时,金融发展规模和效率对绿色城市化发展的比例高达73.95%。(4)脉冲响应函数分析

通过分别用FIR和FPE建立Y,Y1,Y2和Y3的VAR模型,观察每个模型的特征值图。模型的所有特征值都位于单位圆中,即特征值小于1.我们可以认为每个VAR模型都是稳定的。因此,可以执行脉冲响应分析。

脉冲响应分析的结果表明:首先,当在此期间对FIR给出正面影响时,Y,Y1和Y3在前6个周期逐渐上升,并且在第6个周期后趋于稳定,这表明FIR Y,Y1和Y3的同一方向拉动作用逐渐增加,6年后稳定。

其次,在此期间对FIR产生积极影响时,Y2将在前五个时段内波动,并将从第五个时期开始稳步增长。这表明FIR在5年后对Y2具有稳定的牵引效应。

第三是在此期间给予FPE积极影响,这将对Y和Y1带来负面影响。这种负面影响在第三年达到了最大值,但整体影响并不十分明显。

第四,这一时期对FPE的积极影响将对Y2和Y3产生积极影响。这种积极影响在第二阶段达到了最大值,但整体影响并不大。

可以看出,脉冲响应函数分析的结论与前一篇论文的协整分析是一致的,即金融发展规模FIR对绿色城市化发展指数Y和Y1,Y2和Y3,这种积极影响落后了。性别,而金融发展效率FPE对Y2和Y3有正面影响,但对绿色城市化发展指数Y和Y1有负面抑制作用。因此,金融发展效率应调整方向,重点支持绿色城镇化建设。

(5)方差分解

方差分解的结果表明:首先,金融发展规模对Y,Y1,Y2和Y3的贡献逐渐增加,而金融发展效率FPE对Y和Y1,Y2的贡献先增强后减弱,对Y3的贡献逐渐增加。增强。

其次,FIR对Y,Y1,Y2和Y3的影响在第10期最大,分别为69.58%,77.87%,77.73%和81.18%。同期金融发展效率FPE的影响分别为24.58%和21.87。 %,2.24%和7.62%,可以看出,金融发展规模FIR对绿色城市化的影响大于金融发展效率FPE,但这种影响具有滞后性,这与协整检验和冲动的分析是一致的。响应功能。是一致的。六个主要结论和对策

(1)本文的主要结论

首先,绿色城市化是一个涉及人口,经济,环境和社会公共服务的动态发展过程。仅依靠城市人口或非农业人口的单一指标作为衡量标准,无法满足实际需要;在学位排名方面,环境治理对中国的绿色城市化指数影响最大,其次是生态经济和社会服务,而人口转移影响最小。

其次,中国的金融发展规模与效率和绿色城市化指数之间存在长期稳定的关系。金融发展规模提升了绿色城镇化指数,金融发展效率抑制了绿色城市化指数的提升。方向的拉动作用大于负侧,因此整体性能是积极的。

第三,在子项目方面,中国的金融发展规模可以显着促进环境,经济和社会指标的增长。金融发展效率也可以促进经济和社会指标的增长,但抑制环境指标的增长,虽然负面影响相对较弱,但环境指数对绿色城市化的负面影响大于经济和经济的积极影响。社会指标。因此,金融发展效率对绿色城市化指数的总体影响是负面的。

第四,中国金融发展规模对绿色城市化指数,环境,经济和社会指数的影响逐渐增大。到第六年,积极影响已达到最大值并最终趋于稳定。金融发展效率对绿色城市化指数有影响。环境和经济指标的影响首先增加然后减弱,在第三年同时达到最大值,并在第10年接近零,但对社会服务指数的影响逐渐增加,达到最高第10年,但影响很小。

(2)对策

1.调整财政支持的方向。

首先,财政支持的重点将从原来的人口转移和经济发展转移到绿色城市化发展的关键领域,如环境治理,城市公共服务,产业结构调整和住房条件的改善。第二,在人口转移方面,对新城镇再就业和创业的财政支持鼓励所有金融机构开发与其相适应的金融产品。第三,在环境治理领域,鼓励金融机构支持绿色循环经济的发展,加强城市环境转型。并优化信贷供应;四是在改善住房,增加土地集约利用,重点支持保障性住房,小型普通商品住房和新农村建设项目;五,在工业城市化中,鼓励城市传统工业向绿色产业结构的调整和升级将加强对农业现代化和新型农业管理实体的支持。2.提高财政支持的效率。

一是鼓励金融机构结合自身的业务特点和优势,确定中国绿色城镇化支持的关键点和方向,转变融资方式和支持路径,提高城市金融对绿色城镇化发展的支持效率;在风险控制范围内融资城镇化建设的难点主张各金融机构应适度放宽信贷规模,期限和利率标准,更加灵活多变地支持区域绿色城镇化发展;指导政策性金融机构减少或退还绿色城镇化重点领域的税收,引导商业金融拓宽绿色城镇化重点建设项目的资金来源;第四,发展绿色城镇化发展的金融工具,改善绿色金融,绿色信贷等金融产品体系激发了金融体系在引导和激励民间资本进入绿色城市化中的重要作用。

引用

[1] Gu C L,Wu L Y,Cook L.中国城市化研究进展[J]。建筑研究前沿,2012(1):101-149。

[2] Hubacek K,Guan D,Barrett J,et al。中国城市化和生活方式变化对环境的影响:生态和生态

水足迹[J]。 Journal of Cleaner Production,2009,17(14):1241-1248。

[3] Li L,Cui a,Shi J.中国上海城市化及其环境影响[J]。城市气候,2012(2):1-15。[4]范琳,纪小梅,石峰,贾小平。中国绿色城镇化评价指标体系的构建与探索[M]。 2016年中国环境科学学会年会论文集

(10):610-614。

[5]范兆元,周少奇。新型城镇化促进金融支持的空间效应研究 - 来自中国30个省级数据的实证分析[J]。现代金融,2017,

(2):69-81。

[6]冯奎,贾玉玉。中国绿色城镇化的发展方向和政策重点[J]。经济方面,2016,(7):27-32。

[7]宋慧琳,彭迪云。绿色城镇化测度指标体系及其评价应用研究 - 以江西省为例[J]。金融与经济,2016,(7):4-15。

[8]温鹏飞,刘志坚,郭文琪。国内绿色城市化研究综述[J]。经济学家,2016,(11):60-63。

[9]杨辉,倪鹏飞。新型城镇化研究的金融支持 - 基于协调发展的视角[J]。山西经济学院学报,2015,(1):1-12。

金融支持路径的选择

中国研究组绿色城镇化的发展

关键词:绿色城市化;主成分分析;金融发展

编辑,校对:党海利

热门推荐
copyleft © 1999 - 2018 瑞昌新闻网( www.occupy-bellingham.org)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